主办单位:上海市法学会竞争法研究会
上海交通大学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
以合同条款违反反垄断法为由申请撤销仲裁裁决,遭北京四中院驳回
发表时间:2022-01-06 阅读次数:79次

 

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1)京04民特590号

 

   申请人:杭州雪中炭恒温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杭州市钱塘新区6号大街452号2幢A705-706号房。

   法定代表人:徐月明,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玉敏,女,该单位工作人员。

   被申请人:控制环境有限公司(CONTROLLEDENVIRONMENTSLIMITED),住所地加拿大曼尼托巴省温尼伯市贝里街590号,MB,R3H0R9。

   代表人:史蒂夫克罗夫特,总裁、首席执行官。

   申请人杭州雪中炭恒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中炭公司)与被申请人控制环境有限公司(CONTROLLEDENVIRONMENTSLIMITED)(以下简称控制环境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一案,本院于2021年7月20日立案后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雪中炭公司称,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撤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以下简称贸仲上海分会)作出的〔2021〕中国贸仲京(沪)裁字第0039号仲裁裁决(以下简称裁决)。事实和理由:

   裁决在以下几个方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应予撤销。

   一、仲裁协议与我国法律之强制性规定存在抵触,仲裁依据了无效的仲裁协议;二、裁决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范围或者贸仲上海分会无权仲裁;三、裁决所依据的证据是伪造;四、控制环境公司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

   一、仲裁协议与我国法律之强制性规定存在抵触,当事人之间没有有效的仲裁协议。裁决第二章仲裁庭意见,第(一)款OEM协议效力、适用法律、协议解除及相关事宜认定,该协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双方当事人从未对适用法律有任何异议和分歧,该协议也并无与法律强制性规定相抵触之情形。以上陈述并不符合本案实情,且仲裁协议违反了仲裁法第七条规定。仲裁之前,雪中炭公司向控制环境公司一直强调仲裁协议第六章的不竞争条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垄断法),双方合作不能有竞争性限制条款,尤其是双方终止协议之后,竞争性条款不能成为永久有效的条款,达不成竞争条款的协议并非申请人真实意愿。仲裁协议第六章规定:第6条-XUTEMP销售类似产品的限制。6.1针对第6条,“类似产品”是指具有与本协议任何产品类似尺寸和类似功能,并可能被买方视为本协议任何产品具有竞争性的产品。6.2当事双方同意XUTEMP销售类似产品的限制如下:A1000-CONVIRON承认XUTEMP目前销售的XT5418-CC系列植物生长试验箱仅在中国。XUTEMP可继续在中国销售XT5418-CC系列,前提是这些交易不会取代CONVIRON或CONVIRON指定销售渠道的投标。如果任一当事方发现CONVIRON和XUTEMP在同一合同上竞争或在中国境内投标,如CONVIRON要求,XUTEMP将撤回其提交这样的活动。A2000-XUTEMP特此同意并承认,未经CONVIRON的书面同意,XUTEMP不会在世界任何地方,包括在中国设计、制造或销售与AdaptisA2000类似的产品。以上条款不仅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第(二)款限制生产和销售数量、第(三)款分割销售市场及第(四)款限制开发新技术及新产品之规定,而且通过偷梁换柱的手段使之成为永久性限制条款。仲裁协议前导语陈述如下:鉴于:A.CONVIRON,一家加拿大公司,从事全球设计、制造和安装控制环境系统业务,包括而不限于植物生长试验箱的ADAPTIS系列;B.XUTEMP,一家中国公司,从事设计、制造和销售控制环境系统业务。由此可见,控制环境公司与雪中炭公司同为控制环境系统业务的设计和制造商,互为竞争者关系,且控制环境公司从事全球业务具有市场主导地位,至今已有60年左右的历史,满足反垄断法第三条第(一)款“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和第(二)款“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之反垄断行为的情形。裁决第(四)款进一步载明了雪中炭公司要求无效仲裁协议第六章的事实与理由,但没有得到仲裁庭的支持,理由是雪中炭公司仅仅要求无效该条款而非整个协议,与第(一)款“双方当事人从未对适用法律有任何异议或分歧,不与法律强制性规定相抵触”的陈述自相矛盾。仲裁法第七条规定:仲裁应当根据事实,符合法律规定,公平合理地解决纠纷。

   二、仲裁本请求第4项至第6项不属于仲裁协议范围或者贸仲上海分会可以仲裁的范围。控制环境公司提供了足够的事实与理由,仲裁庭针对仲裁本请求第4项至第6项的裁决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范围或者贸仲上海分会可以仲裁的范围。

   三、控制环境公司隐瞒了足以影响裁决公正性的证据。仲裁庭审期间,控制环境公司向仲裁庭隐瞒了其行政部门应付账款联系人SANDY具有应付账款授权的重要证据。双方曾于2008年6月25日签署价格、流程和文件的补充协议3.1,第12)条约定了控制环境公司的核心联系人及其职责的信息,其中应付账款的联系人为Sandy。补充协议3.1第12)条核心联系人约定:为了简化CONVIRON和XUTEMP之间的持续沟通,并帮助确保将疑问发送给适当的部门和人员,特此提供以下CONVIRON的联系人信息,并附图表4(CONVIRON联系人)。针对仲裁请求第1项,向仲裁庭提供了由Sandy于2018年12月4日23:33确认的支付金额为37905美元的发票。仲裁庭审期间,控制环境公司提供虚假陈述,否认了Sandy具有同意该支付的授权,完全隐瞒了双方协议约定Sandy具有应付账款的授权。雪中炭公司认为,控制环境公司否认Sandy的授权及职责就是有意隐瞒证据的行为,目的是为了逃避支付义务,直接导致雪中炭公司的第1项仲裁请求被驳回。

   四、控制环境公司向仲裁庭提供虚假证据,证明雪中炭公司拒绝提货。控制环境公司提交的《解除通知二》载明:控制环境公司于2018年12月30日向雪中炭公司发出《解除通知二》,根据该解除通知:1.控制环境公司曾派人前往雪中炭公司提取编号为56447号订单项下的货物,但遭到雪中炭公司员工的拒绝;2.由于雪中炭公司未能按约定履行编号为56447号订单项下的交货义务,控制环境公司基于此行使协议第9.4条项下的违约解除权。事实上,控制环境公司根本没有派人前往雪中炭公司,也不存在雪中炭员工拒绝的可能。根据协议约定的EXW条款,是否提货、何时提货与雪中炭公司没有关系,邮件往来对任何一方没有约束力,不能想当然地联想,更不能无中生有编造事实和证据。相反,雪中炭公司提供了足够的证据证明按照约定发送提货通知以及货运公司否认上门提货被拒绝。雪中炭公司认为,控制环境公司提交的证据是伪造的,目的是为了逃避支付义务,直接导致控制环境公司的第1项仲裁反申请被仲裁庭支持。根据以上事实与理由,以及仲裁法第七条、第五十八条规定,请求撤销裁决。

   针对适用法律的问题,协议明确约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控制环境公司主张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雪中炭公司主张依照仲裁法。无论依据哪部法律,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即可。

   对于隐瞒证据的问题,本应由控制环境公司提交的证据,控制环境公司却要求由雪中炭公司提交。控制环境公司的付款人Sandy是经授权后支付,授权书是控制环境公司的内部文件,雪中炭公司不可能持有。控制环境公司提交了其已授权的证据,证明Sandy被授权处理双方的应收债务事宜,故雪中炭公司提交的证据佐证了控制环境公司有内部授权,虽然该授权并不表明是授权书。授权差不多有十多年时间,授权书并不一定是必要材料。控制环境公司在仲裁期间直接表示Sandy没有经过授权,导致仲裁员认定因Sandy没有授权而驳回了雪中炭公司的仲裁请求。授权是控制环境公司有意隐瞒的证据,雪中炭公司理解控制环境公司的律师不可能知道历史上已经发生的行为,在其不知道事实的情况下进行否认,可以认定是控制环境公司隐瞒了证据。

   关于涉外适用法律问题,反垄断满足《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简称涉外民事法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四条规定。垄断违反我国法律的强制性规定,直接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在合作协议已经终止的情况下,除了采购义务条款应被终止之外,限制性竞争条款也应当被终止。雪中炭公司认为,如果该条款是以雪中炭公司不生产与控制环境公司同样产品为目的的,可以理解。但是在合作协议终止的情况下,限制性竞争条款无法继续有效。该条款的争议很大,控制环境公司只表明无权仲裁,但并不认为不违反法律规定。仲裁员的意见为不可以申请协议中的一个条款无效,除非申请整个协议无效。如果该条款违反法律规定,则无需申请而应当由仲裁庭直接认定。

   被申请人控制环境公司称,雪中炭公司所主张的撤裁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

   一、雪中炭公司申请撤裁所依据的法律错误。

   雪中炭公司提出,裁决违反仲裁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应予撤销。上述主张明显与本案事实及适用法律相违背。本案中,控制环境公司作为仲裁当事人,系注册在加拿大的民事主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的规定,裁决具有涉外因素,为涉外仲裁裁决。根据仲裁法第七十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及相关司法实践,申请撤销涉外仲裁裁决的案件应该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作为审查依据,而非仲裁法第五十八条。因此,雪中炭公司的撤裁申请所依据之法律错误,人民法院应当驳回撤裁申请。

   二、即便适用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雪中炭公司的主张也不存在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

   1.裁决的基础合同存在合法有效的仲裁条款。

   雪中炭公司提出的“本案仲裁协议与我国法律之强制性规定存在抵触”,“没有有效仲裁协议”等主张没有法律依据,且与其在仲裁程序中的主张相矛盾,不应当被人民法院接受。

   (1)仲裁条款符合法律规定,是合法有效的仲裁条款。

   裁决的基础合同为控制环境公司和雪中炭公司于2017年11月24日所签署之OEM主协议,第10.8条约定:“当事双方由本协议导致或与本协议关联的任何争议、矛盾或不同意见,应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根据该委员会的仲裁规则最终来裁决。”仲裁条款具有明确的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项和选定的仲裁委员会,符合仲裁法第十六条和第十七条规定。因此,仲裁条款合法有效,不存在任何无效情形。

   (2)雪中炭公司在仲裁程序中从未对仲裁条款的效力提出异议,无权以此为由主张撤销裁决。

   仲裁程序是由雪中炭公司于2019年9月23日基于仲裁条款对环境公司提起的。在提起仲裁时,雪中炭公司于2019年9月29日向贸仲上海分会提交《仲裁条款约束申请人和被申请人说明》。在仲裁程序中,雪中炭公司从未对仲裁条款的效力提出过任何形式的异议,裁决也确认上述事实。裁决第17页载明:“申请人(雪中炭公司)和被申请人(控制环境公司)双方均对该协议的有效性没有异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在仲裁程序中未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提出异议,在仲裁裁决作出后以仲裁协议无效为由主张撤销仲裁裁决或者提出不予执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雪中炭公司未在仲裁程序中对仲裁条款的效力提出异议,而且也是依据该条款的有效性提起仲裁的一方。雪中炭公司提出的仲裁条款无效的主张不仅与上述法律相悖,而且还严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不应当被人民法院接受。

   (3)雪中炭公司的诸多陈述均与事实严重不符。

   雪中炭公司提出的仲裁协议第六章不竞争条款违反反垄断法以及仲裁协议违反仲裁法第七条规定的主张均与事实严重不符。

   仲裁条款为OEM主协议的第10.8条,并不存在所谓“第六章”,也不存在所谓的“不竞争条款”,不可能违反反垄断法。仲裁程序完全符合仲裁规则与法律法规,不存在任何与事实不符、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符合仲裁法第七条规定。

   2.贸仲上海分会对案涉争议具有管辖权。

   雪中炭公司提出的“本请求4-6项不属于仲裁协议范围或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主张,其并未陈述任何具体依据和理由。控制环境公司认为,雪中炭公司的上述主张不应被人民法院接受。

   就管辖权问题,仲裁庭已于裁决中作出认定。针对裁决项下第4项、第5项请求,仲裁庭认为雪中炭公司基于OEM主协议相关条款解读提出该等仲裁请求,仲裁庭有权进行审理。针对裁决项下第6项请求,仲裁庭认为在行政机关和法院明确了公司具有市场支配的地位和滥用强势支配地位以后,当事人可以请求仲裁庭对是否侵犯其合法权益、以及由此重大财产损失进行裁决。控制环境公司接受和认同仲裁庭对于管辖权的认定。因此,雪中炭公司基于管辖权的撤裁理由并无任何法律依据。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裁决项下的第4-6项仲裁请求也系由雪中炭公司提出。显然,在雪中炭公司提出这些请求时认可仲裁庭对第4-6项仲裁请求具有管辖权。裁决作出后,为了达到撤裁目的,雪中炭公司又提出了完全相反的主张。雪中炭公司的行为严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其撤裁理由不应当被接受。

   3.雪中炭公司的第三项、第四项主张并不属于撤裁理由,且与事实严重不符。

   (1)雪中炭公司第三项、第四项主张并不属于撤裁的审查范围。

   撤销涉外仲裁裁决所适用法律应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区别于仲裁法第五十八条,隐瞒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或伪造证据并不是撤销涉外仲裁裁决的理由。因此,雪中炭公司提出的第三项、第四项主张不构成有效的撤裁理由,人民法院不应予以审查,应当直接驳回相关申请。

   (2)雪中炭公司关于隐瞒证据和伪造证据的陈述与事实严重不符。

   控制环境公司在此特别声明和强调,其在仲裁程序中不存在任何隐瞒证据和伪造证据的行为。雪中炭公司的主张与事实严重不符。

   首先,就“隐瞒证据”而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向仲裁庭隐瞒足以影响公证裁决的证据必须符合以下情形:“(一)该证据属于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主要证据;(二)该证据仅为对方当事人掌握,但未向仲裁庭提交;(三)仲裁过程中知悉存在该证据,且要求对方当事人出示或者请求仲裁庭责令其提交,但对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未予出示或者提交”。本案中,雪中炭公司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控制环境公司存在符合上述情形的行为,不能在任何程度上证明其存在隐瞒证据的行为。

   其次,就“伪造证据”而言,雪中炭公司称控制环境公司提交了伪造证据,并不属实。控制环境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三系由其在2018年12月31日发送给雪中炭公司的邮件及附件。雪中炭公司在仲裁程序中从未主张过该证据系伪造,也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证据系伪造。控制环境公司在仲裁程序中仅提交了三十一份证据,并不存在所谓“原证据37”,因此更谈不上伪造“原证据37”。

   综上所述,雪中炭公司的撤裁法律依据完全错误。即便适用正确的法律,裁决也不存在任何应当被撤裁的情形。有鉴于此,控制环境公司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雪中炭公司的申请。

   本院经审查查明,2021年2月5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作出〔2021〕中国贸仲京(沪)裁字第0039号仲裁裁决:(一)驳回雪中炭公司的全部仲裁请求;(二)雪中炭公司向控制环境公司返还56447号订单项下未交付货物20%的预付款,共计141675.47美元;(三)驳回控制环境公司其他的仲裁反请求;(四)本请求仲裁费为人民币38827元,由雪中炭公司自行承担,并已与雪中炭公司全额预缴的仲裁预付金相冲抵。反请求仲裁费为22671美元,由雪中炭公司承担30%,即6801.3美元;控制环境公司承担70%,即15869.7美元。反请求仲裁费已由控制环境公司全额预缴并冲抵,雪中炭公司应向控制环境公司支付6801.3美元以补偿控制环境公司代其垫付的仲裁费。

   2017年11月24日,雪中炭公司(协议中表述为XUTEMP)与控制环境公司(协议中表述为CONVIRON)签订OEM主协议,F条约定:“本协议规定了XUTEMP作为OEM供应商,向CONVIRON销售A1000和A2000的条款和条件。”第6.1条约定:“针对第6条,‘类似产品’是指具有与本协议任何产品类似尺寸和类似功能,并可能被买方视为本协议任何产品具有竞争性的产品。”第6.2条约定:“当事人同意XUTEMP销售类似产品的限制如下:·A1000-CONVERON承认XUTEMP目前销售的XT5418-CC系列植物生长试验箱仅在中国。XUTEMP可继续在只中国销售XT5418-CC系列,前提是这些交易不会取代CONVIRON或CONVIRON指定销售渠道的投标。如果任一当事方发现CONVIRON和XUTEMP在同一合同上竞争或在中国境内投标,如CONVIRON要求,XUTEMP将撤回其提交这样的活动。·A2000-XUTEMP特此同意并承认,未经CONVIRON的书面同意,XUTEMP不会在世界任何地方,包括在中国设计、制造或销售与AdaptisA2000类似的产品。”第10.8条约定:“本协议应受中国法律的管辖,当事双方由本协议导致或与本协议关联的任何争议、矛盾或不同意见,应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上海分会根据该委员会的仲裁规则最终来裁决。”

   本院认为,本案被申请人控制环境公司系注册地在加拿大的法人,本案为涉外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根据仲裁法第七十条规定,应当以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事项作为撤销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仲裁机构作出的裁决,被申请人提出证据证明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定不予执行:(一)当事人在合同中没有订有仲裁条款或者事后没有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的;(二)被申请人没有得到指定仲裁员或者进行仲裁程序的通知,或者由于其他不属于被申请人负责的原因未能陈述意见的;(三)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与仲裁规则不符的;(四)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机构无权仲裁的。人民法院认定执行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裁定不予执行。”上述条款是人民法院撤销涉外仲裁裁决的法定事由。对于当事人提出的不符合上述规定的申请理由,不能作为撤销涉外仲裁裁决的依据。本案中,雪中炭公司提出了四项申请理由:一、当事人之间没有合法有效的仲裁协议;二、仲裁本请求第4至6项超出了仲裁协议的约定范围或贸仲上海分会可以仲裁的范围;三、控制环境公司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四、裁决所依据的证据是控制环境公司提供的虚假证据。经审查,第三、四项理由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审查涉外仲裁裁决的事项,故本院不予审查。对于第一项、第二项申请理由,本院将分别进行分析。

   一、关于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合法有效的仲裁协议。

   仲裁协议系当事人约定将争议提交仲裁解决的意思表示,有效的仲裁协议是实现当事人仲裁意愿的前提。根据仲裁法第十六条规定,仲裁协议应当具有下列内容:(一)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二)仲裁事项;(三)选定的仲裁委员会。第十七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仲裁协议无效:(一)约定的仲裁事项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的;(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订立的仲裁协议;(三)一方采取胁迫手段,迫使对方订立仲裁协议的。”本案中,OEM主协议第10.8条约定:“本协议应受中国法律的管辖,当事双方由本协议导致或与本协议关联的任何争议、矛盾或不同意见,应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上海分会根据该委员会的仲裁规则最终来裁决。”上述条款中约定有明确的仲裁意思表示、仲裁委员会和仲裁事项,符合仲裁法第十六条规定的仲裁协议合法有效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且不具备仲裁法第十七条规定的仲裁协议无效之情形,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

   此外,当事人应当在争议解决程序中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在仲裁程序和仲裁司法审查程序中遵循一致的主张。结合本案实际情况,雪中炭公司是仲裁申请人,其依据OEM主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向贸仲上海分会就其与控制环境公司之间的争议提出仲裁申请,可以认定雪中炭公司对仲裁协议效力的认可。现雪中炭公司又以当事人之间不存在合法有效的仲裁协议为由提起本案仲裁司法审查,属于民事诉讼程序中的反言,故本院对此不予采纳。

   关于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合法有效的仲裁协议雪中炭公司还提出了由于OEM主合同第6条约定的限制性竞争条款违反反垄断法规定,故仲裁协议违反了仲裁法第七条关于“仲裁应当根据事实,符合法律规定,公平合理地解决纠纷”的规定,应当认定为无效。对此本院认为,首先,仲裁庭依照法律规定和仲裁规则审理仲裁案件,认定案件事实,属于仲裁庭行使仲裁权的范畴,不构成对仲裁法第七条规定的违反。其次,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限制性竞争条款不能认定为违反仲裁法第七条规定的事项。最后,仲裁协议是当事人约定将合同争议提交仲裁解决的条款,解决的是处理争议管辖权的问题。根据仲裁法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仲裁协议独立存在,合同的变更、解除、终止或者无效,不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因此,合同中其他条款的效力不对仲裁协议是否有效产生影响。关于OEM主合同第6条约定的事项,其属于在确定合同争议管辖后由有管辖权的机关进行实体审理的事项,不构成仲裁协议对我国法律强制性规定的违反。

   对于案涉争议解决的法律适用,经查,OEM主合同第10.8条约定:“本协议应受中国法律的管辖。”仲裁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审理案件并作出裁决,并未违反当事人约定。综上,当事人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仲裁协议,雪中炭公司的该项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裁决是否超出了仲裁协议约定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可以仲裁的范围。

   根据仲裁法第二条规定:“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发生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可以仲裁。”因本案所涉纠纷为民事主体就履行案涉销售合同而产生的纠纷,属于平等主体间的商事纠纷,故可以仲裁。在此基础上,本院对仲裁庭依据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以及查明的事实所作出的裁决是否超出了仲裁协议的范围分别进行分析。本院认为,对于裁决是否超裁审查的关键在于裁决项,即裁决写明裁决事由后,依据所适用法律,“裁决如下”之后回应仲裁请求与仲裁反请求部分的内容。对于仲裁申请人提出的仲裁请求和仲裁被申请人提出的仲裁反请求,二者不属于超裁的审查范围。裁决在“裁决如下”之前的部分对仲裁请求和仲裁反请求进行的分析论述,系仲裁庭行使仲裁权的范畴,亦不属于裁决是否超裁的审查范围。本案中,鉴于OEM主合同第10.8条约定的仲裁协议合法有效,根据该条中约定的仲裁事项,贸仲上海分会可以对由该合同导致或与该合同关联的任何争议、矛盾或不同意见进行审理并作出裁决。本案所涉裁决除支持雪中炭公司向控制环境公司返还56447号订单项下未交付货物20%的预付款之外,驳回了雪中炭公司的全部仲裁请求和控制环境公司的其他仲裁反请求,并未超出仲裁协议约定的仲裁范围。雪中炭公司的该项申请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七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杭州雪中炭恒温技术有限公司的申请。

   申请费400元,由申请人杭州雪中炭恒温技术有限公司负担。

 

审 判 长  马 军

审 判 员  梅 宇

审 判 员  李冬梅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五日

法官助理  马志文

书 记 员  白 硕

 
(来源:微信公众号“反垄断实务评论”
 
 
竞争动态

Copyright © 2013 | 上海交通大学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沪交ICP备20121189

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竞争法律与政策研究中心(邮编 200030 E-mail: sjtucclp@126.com